Loading...
只有賣不掉的茶才需要炒作
發佈日期::2020/7/30、瀏覽次數:103

《笑林廣記》有個段子:一酒家招牌上寫:“酒每斤八厘,醋每斤一分。”兩人入店沽酒,而酒甚酸。一人咂舌攢眉曰:“如何有此酸酒,莫不把醋錯拿了來?”友人忙捏其腿曰:“呆子快莫做聲,你看牌面上寫著醋比酒更貴著哩!”


呆子買到劣酒,還以為霑了大便宜。但酒是酒,醋是醋,想霑便宜的終歸還是被算計。酒家賣醋,原本就不正常,醋比酒貴就更不正常。醋在這里充當了煙霧彈的角色,唯一目的只為掩飾酸酒的低劣品質。


在普洱茶行業,有的品牌非常熱衷於炒作。同樣一堆原料做出的兩款茶,參與炒作的可以叫價數十萬元一件,未經炒作的常規產品則不過區區數千元一件。不識貨的呆子買到了品質一般的常規產品,心里卻記掛著高價茶的“好”,正好滿足了霑便宜的心里需求。酸酒如醋,“牌面上寫著醋比酒更貴”,讓買家們忘記了自己原本是要來買好酒的。


一個很淺顯的道理,市場上熱衷於炒作的茶,其實都是賣不掉的茶。有誰見過炒立頓、炒滇紅、炒綠茶的?普洱茶炒家間的搬運式流通不等於銷售,博傻游戲併不創造GDP。消費與炒作是完全不同的兩個陣營,無論拿酒當醋賣,還是拿醋當酒賣,都是非正當的行為。


可以預見的是,所有參與炒作的茶品,在不久的將來都必然陷入炒家自己挖下的大坑,而難以自拔。酸酒非醋,這樣的“茶”除了只剩下虛無的叫價,沒有任何開湯消耗掉的理由,只能當神一樣供著,已經異化為一種可笑、可悲的東西。


普洱茶永遠只分兩種:一種是可以喝的,一種是沒法喝的。正常人不會拿醋當酒喝,也不會拿酒當醋喝。有意混淆這兩個概念的,其心可誅。


但事實情況是,不少普洱茶廠商既希望拓展廣泛的品飲消費市場,又捨不得炒作帶來的短期暴利。一頭賣酒,一頭賣醋,出發點就有問題,怎么可能會把產品做好?結果是,炒的越高的茶越賣不掉,變成了小圈子的賭博籌碼。原本要走消費市場的常規產品,也成了品質可疑的“酸酒”,最終連自己的品飲消費市場也要喪失殆儘。


只有賣不掉的茶才需要炒作

僅從當前中期茶的市場表現來看,能真正賣掉、喝掉的,都是那些未經炒作的產品。這里面既有大廠貨,也有品質相對可靠的小品牌。但凡有資本染指的品類,基本上都與品飲消費領域無緣。併非消費者不肯買賬,而是炒家的惡炒將其變成了“非酒非醋”模樣。這是一切炒作行為的必然結果,沒有任何懸念可言。


看到當下一整個茶葉市場都陷於“找貨”“放貨”的癲狂,一件出廠僅兩年的生茶毫無廉恥地站上50余萬元/件的台階,令人對這個行業的前景徒生嗟嘆。


炒作是炒作的通行證。什么才是真正可以用來喝的商品茶?炒家們“快莫做聲”吧——你還真沒資格教大家喝茶。



ShareBody資訊站